书接上回,一晃眼2009年已经悄然而逝,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就这样过去了,记得十年前我还是一个懵懂少年,整天想着如何拍电影,能不能成为一个导演或者编剧,但是事与愿违,我换了很多的工作,从编导、摄像师一路做到了杂志编辑。

十年前我想要得到的DV现在已经退役了,老实说我还是很怀念那些设备,看到现在的高清摄像机已经可以完全模拟数字电影的感觉了,但是之前一直伴随着生活和视觉体验的那种DV感反而消失了,这多多少少有些失落。如同很多人还在怀念胶片的感觉,如同Hl-FI者还在怀念无钱无聊时的LOW-FI岁月。

那首诗是怎么说的来着: “莫等闲白了少年头”,从标清到高清的过度也适用这句话,我敢说在我们读者中,如果再去采购电视机,大家一定都会选择高清产品,但是如果为别人服务进行商业拍摄,大家还希望客户选择标清,因为这样拍摄和制作起来都简单,甚至还有人抓住标清种种情结不放,这还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呀!

前段时间在一个讲座上遇到了一个读者,他上来就说,好几个厂家为什么不出磁带摄像机了,现在的摄像机太麻烦了,一点也没有过去的磁带机器好用,而且后期还要把片段连起来看,不像磁带那样采集出来看一个小时,那样多方便。我当时听的头都大了,我仿佛遇到了一个死硬的保守派,我说,片段素材更加适合粗剪挑选素材,而且半导体材质的存储方式更加节省采集时间。那个大哥听我说完之后说,你不懂,我们每次都是坐在那里看一大段素材才剪辑的。我当时真的崩溃了,我问他,您学过剪辑吗?会用剪辑软件吗?他理直气壮地说,不会,我是一个做市场的,负责陪客户看素材。

要不是法律约束,要不是我个人出色的个人修养,否则我真的想动手抽他了,正是这样的道听途说之徒,误导了很多刚跨进影视门槛的爱好者。我绝对不反对个人保留一些过去的制作习惯,但是如果这个习惯太过个人化,说出来还真是很煞风景的。这几年的编辑工作让我意识到转变观念,跟上潮流是DV普及中的大事,碰见的爱好者很多,大家都非常可爱,但是其中浅尝辄止者有之,大放厥词者有之,不是说DV用起来麻烦,就是说软件升级之后不会用,总之碰到很多各色儿的人。我想时代是进步的,没有调查研究就信口开河总是不对的。

所以我现在继续说这个“莫等闲”应该是与时俱进的,必须要不断地学习,否则白了少年头之后,咱们还在看4:3的大彩电呢,那可咋办?

更多精彩内容,且听下回分解!

声明:文章来源于网络,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,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联系作者,还望见谅,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